台北租屋網

關於部落格
傢俱批發
  • 173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圖文:硬是從1100多名護士中找到了“圓圓臉”救命恩人

楚天金報訊 圖為:易仕全手寫感謝信,下定決心要找到救命恩人   圖為:緊握著的手傳遞著易仕全夫婦對覃慧敏的感恩之情 (本版圖片均由記者劉蔚丹 通訊員高翔攝)   本報記者於麗娟 通訊員高翔   “就是你救了我!”昨日下午3時,在中南醫院外科樓16樓,易仕全老人一眼就認出了“救命恩人”——中南醫院婦瘤科護士長覃慧敏。   4個月前,易先生在乘坐火車返漢途中,突發急性心肌梗死。危急關頭,乘坐同一輛列車的覃慧敏沉著冷靜地做出準確判斷,及時控制了病情。因為覃慧敏怎麼都不肯告知老人她的名字,只說是中南醫院的護士,臨別時,心懷感激的易先生“使勁”將恩人的相貌記住,身體痊愈後立即和老伴一起去醫院尋找那位“圓圓臉”護士。   同樣,4個月來,覃慧敏心裡也一直牽掛著列車上那位陌生的老人:他的身體後來怎麼樣了?昨日,看到易先生身體健健康康,她臉上的笑容燦爛如窗外的陽光。   老人列車上突發心梗 護士臨危不亂精準施救   事後還說服老人到站不回家直接去醫院,及時接受了手術   63歲的易仕全,退休前是華新水泥股份有限公司的管理人員。回想起4個月前的那一幕,他仍有些後怕。8月12日,結束了旅行的他,獨自一人乘坐D2252次動車從恩施返回武漢。當晚8時許,他開始覺得胸悶,並渾身冒汗,而火車準點抵達漢口火車站的時間是晚9時57分。   由於平常愛運動,身體很不錯,每年體檢都沒查出啥毛病,所以易先生一開始沒把身體的不適當回事。不過,想到頭天晚上也胸悶了一陣兒,他還是給遠在上海兒子家的妻子盛寶珍打了個電話。   “這事馬虎不得,你趕緊跟列車長聯繫下,看有沒有醫生在車上。”電話那頭,妻子盛寶珍覺得老伴可能心臟出了問題,立即催促老伴。   列車長肖三英趕過來後,急忙發佈廣播尋找醫生。幾分鐘後,乘坐同一輛列車的中南醫院婦瘤科護士長覃慧敏趕了過來。   “您哪裡不舒服?持續多久了?”   她一邊安慰老人,讓他不要著急,儘量不要亂動,一邊熟練地用水銀血壓儀給老人量血壓。此時老人血壓最高值達到160mmHg。由於接受過急救培訓,她初步判斷老人是急性心肌梗死,為了不誤診,她立即打電話向心內科和急診科的兩位同事求助。通過描述病情,他們認為覃慧敏的判斷沒錯,患者應立即服用速效救心丸和阿司匹林。   碰巧,與易先生同車廂的一位乘客帶有速效救心丸,列車小藥箱里有阿司匹林。服藥後的易先生很快就消除了不適感。   “當時癥狀一消失,我就覺得跟沒事人一樣了。但是覃護士長非常不放心,一直陪著我,直到列車到站。得知我的妻兒都不在武漢,我的家又在關山,距離漢口火車站很遠,她勸我最好不回家,一下火車就到醫院,遇到事也好處理些。”易先生說。   後來,列車長肖三英撥打了120,易仕全下火車後就被救護車送往武漢市亞洲心臟病醫院,通過心臟造影,被確診為急性心肌梗死,於次日凌晨接受了支架介入治療,“醫生說,我這種情況,要立即做支架介入治療。幸好我聽了覃護士長的話,沒有自己獨自打的回家。”   護士救人不圖感謝 怎麼都不肯透露姓名   為讓病人安心,才說出自己是大醫院的護士   “現在,你可以把你的電話告訴我了吧?”昨日,當易先生提出“請求”後,覃慧敏不好意思地笑了。原來,她在列車上施救時,易先生三番五次詢問她的姓名、工作單位、電話號碼,她卻不肯透露,最後就只說她在中南醫院上班。   “這是一件很小的事情,不值得一提。”而之所以說出工作單位,覃慧敏也是經過一番斟酌,“我不是醫生,告訴老人我是大醫院的護士,是希望給老人一些心理安慰”。確實,易先生的愛人盛寶珍告訴記者,她當時遠在上海焦急萬分,電話中得知中南醫院的護士陪伴在身邊,她的心裡踏實許多。   覃慧敏回憶,當時她乘坐這趟列車從恩施回武漢。聽到廣播急尋醫生後,她什麼都沒想,就飛快起身,來到易先生所在的車廂。   “當時廣播里只說有人需要急救,我也不清楚對方的情況,是個孕婦要生了?還是其他的患者需要急救?”到達易先生所在的地方要穿過5節車廂,一路上,她的腦子在飛速運轉:自己的經驗夠不夠?一旦遇到困難,要向誰求助?   看到易先生後,她表現得沉著冷靜,“我們在醫院都接受過急救培訓,這是派上用場的時候”。   “我想,99.99%的護士遇到這樣的事情,都會毫不猶豫地站出來。”覃慧敏說。   記者瞭解得知,覃慧敏今年37歲,已在中南醫院工作14年。面對媒體的鏡頭,靦腆的她臉上還泛起了紅暈。不過,在同事眼中,她是出了名的認真負責、膽大心細。   老人揣著感謝信上門 找不到恩人決不罷休   醫院官微尋人未果,查出差記錄,從1100多名護士中找出了她   上周四,易先生和妻子一起,懷揣感謝信來到中南醫院,希望找到那位“圓圓臉、三四十歲”的救命恩人。感謝信中,這位救人不留名的護士,是他心中最美的護士。   “她做好事不留名,實在是太難得。遇到這樣的事,很多人都會敬而遠之,多一事不如少一事,她卻站出來了。如果不是她,我可能早就沒命了。”易先生說,他跟老伴商量好了,一定要把這個護士找到。如果醫院找不到,他就跟老伴到護理部,對照著護士的照片,一個個比對,“我把她的長相記得清清楚楚,肯定一眼能認出她來。”   幸運的是,幾天后,易先生接到了醫院的信息:人找到了。   昨日,中南醫院工作人員告訴記者,該院有1100多名護士,找起來並不容易。接到感謝信後,醫院在官方微博和微信發佈了“尋人啟事”,但是無果。後來工作人員通過查詢護士的出差記錄,發現覃慧敏與易先生要找的人高度吻合。   昨日下午3時,兩人一見面,易先生馬上就認出,對方就是自己要找的人。他也連忙向覃慧敏解釋,由於做完支架介入手術後需要定期複查,所以一直等到病情穩定了再來言謝。   此次見面,也讓覃慧敏放了心。原來,她也一直牽掛著,老人是否在醫院接受了治療?情況到底怎麼樣了?由於工作忙碌,醫院發佈的微博、微信,她一直都沒看到,昨日上午接到電話後,她才知道自己“躲不掉”了。   “你看,就是從我胳膊這裡,插個細管子進去,安個支架。”昨日,易老先生像個孩子一樣,向覃慧敏描述自己的治療過程。覃慧敏輕輕輓著易先生的妻子盛寶珍的手,笑盈盈地聽著。遠遠望去,他們就像親密的一家人。   (原標題:圖文:硬是從1100多名護士中找到了“圓圓臉”救命恩人)  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